專業教育信息化服務提供商

全國統一熱線: 027- 87785898

首页 >> 新聞動態 >>新聞動態 >> 高職“掌門人”集體呼吁“央財”青睞
详细内容

高職“掌門人”集體呼吁“央財”青睞

(信息來源:《中國青年報》)

“高職的現狀可概括為:發展自信缺失,內涵尚需提升,經費投入不足,專項引導乏力。”在近日于北京舉行的《2017中國高等職業教育質量年度報告》(以下簡稱《年度報告》)發布會上,上海教育科學院原副院長馬樹超教授直指高職創新發展的4大挑戰。

近年來,中央財政在高職教育發展上有引導盲區,比如教育部于2015年頒發的《高等職業教育創新發展行動計劃(2015—2018年)》(以下簡稱“高職三年行動計劃”)。“本科院校‘雙一流’建設如火如荼,投入巨大;然而,占高等教育‘半壁江山’的高職院校創新發展則沒有中央財政專項的引導,使得高職發展缺乏后勁。”發布會現場,來自全國各地的高職院校“掌門人”集體呼吁央財專項的青睞:當前迫切需要借鑒本科“雙一流”建設經驗,設計并實施有效促進高職內涵發展的中央財政新專項,加大對高職教育的引導作用,提高高職教育服務經濟社會轉型升級的能力,推進高水平高職院校和高水平骨干專業的建設。

“中央財政專項絕不只是投入,更重要的是引導。”馬樹超認為高職掌門人的呼吁非常迫切,他認為,“后示范”高職發展過程中,中央財政專項調控和引導高職教育改革發展的力度減弱,讓高職院校成為政策“盲區”的趨勢日益明顯。

半壁江山的高職教育僅有18%的財政投入

“到2017年各地高職院校年生均財政撥款水平不低于1.2萬元。”這是2014年財政部和教育部頒發文件的明確要求。然而,3年過去,根據《年度報告》的調查數據顯示,達標情況并不樂觀,2016年全國990所獨立設置的公辦高職院校低于這一標準的超過60%,還有133所低于6000元,主要為地市級政府舉辦的高職院校,其中主要由行業企業舉辦的74所高職院校甚至低于3000元。

根據教育部對2016年全國教育經費的統計,全國高等教育經費總投入10110億元,其中普通高職高專教育經費總投入為1828億元,僅占18%。“半壁江山的高等職業教育,沒有半壁江山的財政投入,這是一個怪現象。”馬樹超說。

在高職生均公共財政教育經費支出上,全國有28個省份呈增長趨勢,但仍有3個省份有所下降,其中,湖南省在2014年、2015年連續兩年下降。

同時,各地區在生均公共財政教育支出上的較大差異也應當引起高度重視。特別需要注意的是,除了北京、西藏之外,29個省份公辦高職院校年生均財政撥款水平低于9000元。

“高職生均財政撥款的不足,撥款水平差異很大,使高職發展受到嚴重制約。”馬樹超在解讀《年度報告》時說,落實生均財政撥款制度,保證各地區間經費投入的平衡,增加高職院校財政撥款是中央財政必須要重視的問題。

央財對高職的投入沒有持續性

目前,對全國所有高職的管理都下放到了地方政府與行業部門和企業,很容易形成“誰舉辦,誰投入,誰管理”的定勢。

據馬樹超介紹,2004年以前,高職發展長期沒有中央財政集中高強度的投入,到了2004年年初,中央財政確定大范圍集中投入職業教育,包括實訓基地建設。一下子集中投入10億元,全國職教戰線一片歡呼。

回憶起中央財政對高職教育的“投入”歷程,馬樹超頗有感慨,“2005年,國務院決定確定建1000所中等職業示范校和100所高職示范校,高職示范校2006年啟動,中職1000所一直到2010年才啟動。每個學校一個專業500萬元重點專業建設,4個專業共2000萬元中央財政投入,100所高職院校2006年的啟動資金是20億元。當時高職院校示范校就拿著這批種子資金,發揮了重要的作用。”

“20億元撬動了整個高職教育翻天覆地的發展。”現場多所示范性高職院校負責人表示,錢不是關鍵,然而它給了地方政府一個很強的信號:國家在重視高職發展;給了高職學校以信心:國家沒有遺忘我們。

“高職教育界給點陽光就燦爛。”日照職業技術學院院長馮新廣談到高職示范建設時激動異常,他說,中央財政在清華大學一年的財政投入,比100多所高職院校3年的經費投入加起來都多,“讓高職教育界羨慕嫉妒”。

“整個高職教育如果沒有示范校建設,沒有20億元中央財政的投入,就沒有高職教育的今天。所以中央財政的引導非常關鍵。”馮新廣說。

馬樹超介紹,在高職示范建設啟動之后,2010年中央財政啟動了重點專業的普惠性建設,然后是資源庫建設。但在2014年,中央財政確定由專項轉移支付改變為一般性轉移支付。到了2016年,央財明確集中專項支付的只有資源庫建設。不可否認,中央財政對高職教育的創新發展引導力度減弱了。

“央財專項取得的成就是顯著的,但是一旦斷了專項,高職創新發展又很困難。目前,‘雙一流’大學建設的紅火和高職院校缺乏中央財政專項的引導,形成了鮮明的對照。”馬樹超說。

據記者了解,高職教育界的行動綱領——《高職三年行動計劃》正在緊鑼密鼓地推行,然而,其中列出的很多行動方案,由于缺乏央財專項的引導和支持,使得落實和推行乏力。

《年度報告》指出:隨著中央財政高職專項資金減少,各地在落實《高職三年行動計劃》上存在明顯差異。比如,已有20個省制定了行動計劃省級實施方案,上海、福建、湖南、廣西等4個省份的任務和項目全部啟動,而河北、安徽、江西3個省沒有安排省級財政專項經費;北京、山東等12個省份仍未出臺實施方案;尤其是內蒙古截至通報發布時仍未啟動承接的項目(任務)建設。

高職院校亟須與普通高校“同等地位”

同時,由于中央財政的引導不足,高職院校并未在所有地區與普通高校擁有“同等地位”。在《年度報告》中指出:“江蘇將高校自然科學基金資助項目、高校科技成果獎等向高職院校開放,湖南、陜西等省也把高職院校和專業建設納入‘雙一流’計劃。但是,還有更多的省尚未把高職院校作為普通高校的一分子。”

雖然,高職院校由各地方政府舉辦,但各地區發展環境不平衡,國家政策在一些省份難以有效落實。《年度報告》中指出,“全國380多所地級市政府舉辦的高職院校,還有220多所沒有達到生均財政撥款水平;生均企業實習財政補貼惠及的公辦高職院校數僅占15.2%,58.5%的公辦高職院校生均企業實習責任保險補貼還沒有得到落實,80.8%的公辦高職院校企業兼職教師人均財政補貼仍為零。”

“高等職業教育不僅是一個教育問題,實際上還是個民生問題。”杭州科技職業技術學院院長謝列衛認為,高職教育在一定程度上,還在“摸著石頭過河”,這時候政府的管理、引領、評價非常重要。同時,還需要各個部門的參與,形成一種共振效應,職業教育如果是教育部門一家獨唱,很難達到理想效果。

重慶電子工程職業學院院長聶強認為,中央財政的進一步支持,是高職院校的集體呼吁。各個省份的情況不一樣,個別省份的優質高校、重點院校建設,一年投入近5000萬元,這對于處于西部省份的高職來說,只有羨慕。

馬樹超建議:“地方應加快落實生均財政撥款政策,實施對高等職業教育的扶貧政策,加大對貧困地區高等職業院校財政轉移支付能力,扶持一批具有發展能力和潛力而缺乏經費投入的高等職業院校,促進區域高等職業教育整體發展和教育教學質量普遍提升。”

當然,馬樹超指出,走出高職教育的政策“盲區”,“引導”和“投入”缺一不可。現在本科高校的“雙一流”建設如火如荼,然而,國家卻將高職院校的財政問題拋給了地方,高職院校的建設是否也能用項目拉動來帶動發展,這都是國家層面可以進一步謀劃的問題。

2016年12月,李克強總理對推進職業教育現代化座談會作出重要批示:努力建成一批高水平職業院校和骨干專業。

由此,馬樹超表示:“當前迫切需要借鑒高校‘雙一流’建設的經驗,設計并實施有效促進高職內涵發展的央財新專項,加大對高職教育的引導作用。”



武漢索瑞威科技--專業教育信息化服務提供商
公司網址:www.arrofy.live
公司地址:武漢市洪山區雄楚大道1008號光谷萬科中心805室 
聯系電話:027-87785898
電子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
技术支持: 武漢網絡推廣 | 管理登录
王者荣耀体验服